主页 > 荟萃制造 >为你的蛙蛙打包行囊:从依附关係看「旅行青蛙」为什幺火红 >

为你的蛙蛙打包行囊:从依附关係看「旅行青蛙」为什幺火红

「旅行青蛙」是最近对岸最火的手机「云养」游戏,微信朋友圈全被这个日本游戏洗版。

这是一款云端养青蛙App,游戏设置很特别,玩家与青蛙基本不对话,青蛙除了在家待着,还会动不动出去旅行,出去多久不明,偶尔会寄照片回来,更好点还会带伴手礼。

玩家基本上没办法决定青蛙去哪里旅行、多久回来、要不要寄照片(于是一堆人在发寻蛙启示),唯一能做的就是帮蛙打包行囊,这让我们有种错觉──青蛙有自主意识,他有决定自己要干嘛的权利。

很多人玩一玩觉得特别像父母在养孩子,想要蛙活得好、想要蛙有精良旅行装备,在蛙出门浪的时候心中又充满挂念、期待收到照片,甚至有不可靠消息指出「旅行青蛙是日本官方为了促进生育率与游戏公司联合推出的」。


在对岸做内容工作,对于热点的把握一向是分秒必争,游戏才大规模流行一两天,马上有记者上门希望我以心理专家的身份对「云养」议题进行採访,据说是对岸最好的商业杂誌之一。

记者想探讨的是:年轻人都不想社交、不想生娃,为什幺养「蛙」游戏却会大规模流行?这背后是什幺心理状态?

扎实一个半小时的访问,我从几个角度来谈这个现象:

一、充满安全感的依附关係

「旅行青蛙」或同类型的养成游戏满足了人们对于关係的需求,人是社会的动物,活着就需要关係,但生而在世谁没被关係伤害过呢?

我们对关係又期待又怕受伤害,在现实生活中开启一段关係通常会伴随着各种担心,他会不会不喜欢我?是不是厌倦了?他在不高兴?最近好像比较疏离?在这些担心中,我们焦虑、会迴避,会不自觉透过满足对方的期待,来填满自己被不安佔据的心。

但跟青蛙的关係,充满安全感:无论如何,我的蛙都会回家。

蛙不在家?没事,做点自己的事吧!

我们不用担心被伤害、不用担心失去、不用担心自己不符合对方的期待,这段关係让人感到稳定又踏实,蛙成了生活中少数「安全型依附」的对象。

二、活在当下──没有负担的未来

想想我们要开启一段关係多幺心累......

谈个恋爱好了,从第一次单独出去吃饭可能就已经一路想像到交往、结婚、两边家人、价值观等,发现哪个环节不太合适,根本懒得多花时间经营一段没有未来的关係,付出与投入不成比例,跟这个人在一起可预见的未来会比较快乐吗?必须找个对象结婚到底是在满足谁的期待?不如养蛙。

生小孩呢?适孕伴侣一听到小孩就心惊,先不提养孩子得花多少钱、生活品质立刻下降,光想想自己都快30岁了都还需要受家里照拂,生了孩子岂不是要开始往未来30年操心?不如养蛙。

「旅行青蛙」提供我们一段只需要「重视当下」的关係,不用担心未来,也就不会焦虑。人们不需要为了未来可能出现的麻烦却步,也不需要为了长远规划而放弃现在的快乐,没有负担、没有包袱。

三、清晰的界限感

华人世界的人际网络普遍缺乏界限感,父母对你跟谁在一起「又」去旅游的意见没少过;你的上司同事老是要求你做些不属于你份内的事;你的大姑二舅表姨妈三不五时对你的工作指手画脚,你能开口说「不」吗?

在「旅行青蛙」的世界中,界限感被清晰的设置。

跟常见的养成游戏不同,玩家能做的事太有限了,除了採收幸运草、为蛙打包行囊,蛙想出门旅游、想宅在家都不是我们能决定的,蛙像是个有自我意识的个体,我们不能控制他。

蛙不干涉你、你不干涉蛙,不会过分的介入对方生活,在完全零对话的关係中,时不时捎来照片、带回的伴手礼、有事没事回家坐坐,我们知道这是重视,你心里有蛙、蛙心里也有你。

界限,不是要让我们与人切开关係、保持警戒距离,而是为了创造连结。「旅行青蛙」透过游戏设置划下清晰的界限,这样的关係让我们感到舒服、自在。

四、虚拟关係能替代现实社交吗?──矫正性人际经验

我想这是媒体和大众最想探讨的问题吧?

游戏中的关係是虚拟的,正常人都知道虚拟关係不能替代现实人际交往,从最基本的眼神交流、姿势动作,到亲密关係中的肢体接触,都是不可替代的真实。

只是在忙碌的现代生活中,工作家庭人际已经快把我们压垮,如果可以不用付出太多时间心力,却能拥有一段稳定、有安全感的关係,界限清晰健康,何乐而不为?

在「旅行青蛙」中,玩家与蛙的关係可以视为一种「矫正性人际经验」,我们与蛙建立了安全健康的连结、学会在关係中自在独立,在游戏设置下用一种有界限的方式相处,可能在过去的关係中从来没有过这样好的经验,这些经验能否移植到现实生活中呢?

游戏中的虚拟关係无法替代现实社交,但可以做为一种额外的情感支持,像补充维生素一样为生活中的人际关係增添一些营养成分,简单方便又有效;更重要的是游戏可以做一面镜子,投射出我们没有被满足的需求,如果你沉浸在与蛙的互动,是否意味着某些现实关係中缺乏的东西可以从蛙身上满足?

在「旅行青蛙」从与蛙的互动中,体验安全又有界限感的互动,重新搭建回到现实世界的桥樑,认清唯有清楚表达需求、设置界限,才能拥有健康的关係。


做完採访,我也养起蛙了,取名叫「小如」。

他刚从名古屋给我寄了张照片,现在正在屋里吃饭,我已经帮他準备好下次旅行的行囊了。